瞎逼写。
炒冷饭。
恋爱脑。
傻白甜。

【赤黑】两小无猜(0、1)

ABO赤黑带孩子的故事  这里阿声 感谢喜欢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0)

    “谢谢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能为您的千金设计和装饰房间是我们的荣幸。”工头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黑子还要再客套两句,身边的人却拉过了他的手,领着他进了房间。工头马上收敛了笑容,低下头恭敬地立在门外。

    浅粉色的窗帘下坠着金色的流苏,飘窗上铺着厚实的羊毛毯子,上面还放了两只乖巧可爱的玩具熊。卧室四周的墙上贴了碎花壁纸,家具都是按照黄濑的图纸专门订制,统一的乳白色,配上浅粉色的床品,看起来非常甜美温馨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”身边的人转了一圈后淡淡开口,站在门外的工头很明显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哲也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房间很漂亮,我喜欢,毕竟征君和黄濑君之前也和我讨论过图纸。”黑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赤司心情很好,伸手摸了摸黑子高高隆起的肚子,笑道:“也不知道小家伙喜不喜欢啊……”腹中的孩子像是感受到赤司的抚摸一样,轻轻地踹了赤司一下。手心里传来轻微的震动,赤司忍不住瞪大眼睛,问道:“这是在闹脾气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这是个小坏蛋。”

    “哼,居然敢欺负自己的母父,以后有你受罪的时候。” 赤司轻轻弹了一下黑子的肚皮。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晚上刷完碗,赤司解下围裙从厨房出来,看到黑子正站在餐厅等他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征君……”黑子叫完他的名字顿了一下,好像在斟酌之后的话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如果我们的孩子是个男孩,不,或者说他是个α……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男孩?”赤司一边找报纸一边往沙发走,嘴里重复了一遍那个拉丁字母。

    “男孩。”黑子跟着他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α?”

    “α。”

    赤司戴上眼镜,展开报纸。“叉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重新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只有这个,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赤司笑笑,说:“好啦,该来的总会来的。你想想看,我每天都在念叨我们的沙也加(Sayaka),就算真的是儿子也会是个Ω的,你就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”报纸上方探出了一双细长的眼睛,“我突然觉得,你的肚子是不是大了点?”

    


(1)

    如果我们的赤司征十郎先生记起他在五年前说的这些话,一定会为他现如今的生活做一个简单的总结:

    该来的没来,不该来的都来了。


    平安夜。

    大街小巷里都是闪烁的星彩灯光,墨绿色的圣诞树上缠着红色的缎带和六角雪花,小小的圣诞老人玩偶在茂密的树枝间若隐若现。就连路边的行道树也不甘落后,纷纷围上串串小灯,散发出暖黄色的光芒。远处的东京塔华美更甚平日,金红色和冷色调的灯光相互交织,最终在塔中汇聚成麋鹿、爱心、圣诞树、雪花等不同的造型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是东京,乃至整个日本的狂欢节,街道两边都是来来往往的人,谈笑声,焰火声,汽车鸣笛声响作一片,热闹异常。

    而在人群中,有这样的一家人:身量较高的赤发男子穿着灰色的西装,从他周身散发的气场来看显然是个α,而一旁同样身穿灰色西装的蓝发男子则更加纤瘦一些,应该是他的伴侣。蓝发男子怀里抱着一个玫红色头发的孩子,手上还牵了一个同样模样的孩子,一家四口走在东京街头,完全是一派安乐祥和的氛围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是离他们近的人,都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……

    “沙也加,我再给你十秒钟时间,从你母父身上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黑子无奈地叹了口气,试图挽回一点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氛围:“征君我没事,沙也加没多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臭小子都五岁了。”赤司瞪着黑子怀里的小东西冷冷地强调。

    沙也加不以为然地撇撇嘴,朝他吐了下舌头,刚想趁热做个鬼脸,眼神一转却瞥到了黑子的脸色。“切……”沙也加无不遗憾地搂住黑子的脖子装睡,完全无视了自己父亲眼中熊熊燃烧的怒火。

    赤司看到儿子的可恨样刚要发作,手指却被另一只小手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赤司低头,看到自己的另一个儿子沙罗(Sara)正垂着头站在自己身边。“怎么了,沙罗?”

    沙罗看了一眼趴在黑子肩头的沙也加,红着脸着小声说:“父亲说过今天可以满足我们三个愿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赤司想到沙也加的三个愿望都用完了,而沙罗还没开过口,眉眼总算舒展开了,“沙罗想要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沙罗的脸更红了,声音也更小了:“我希望、我希望今天父亲也能抱着我走一段路……”

    在短暂的沉默过后,黑子怀里的沙也加爆发出一阵巨大的笑声。“哈哈哈哈,”沙也加一手搂着黑子的脖子,同时探身下去拍沙罗的头,“真是我的乖弟弟!”

    沙罗的耳朵都红了,他没好气地拍开沙也加的手,鼓着腮帮子小声分辩:“你才是弟弟。”说完,又小心翼翼地去观察赤司的脸色。谁知,他刚抬起头就看到了赤司的手臂。

    赤司弯下腰,一下就把沙罗抄到怀里,直起身后,又笑容满面地从黑子怀里强行抄走了正在发愣的沙也加。

    “这点要求,父亲当然可以满足了。”赤司微笑着亲了一下沙罗的额头,又转头看向另一边的沙也加,“然后父亲反思了一下,觉得最近对沙也加的关心不太够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沙也加看着赤司挑起的眉毛,吞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、我觉得……嗯……我已经五岁了,是个大孩子了,我觉得,我完全,可以下来,自己走……”

    赤司笑着点点头:“你说的对,但是父亲拒绝。”说完,还不忘在一家面包店前招呼黑子,“哲也,来,让这位店主先生帮我们照一张全家福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家四口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接近十点钟了。

    沙罗和沙也加都已经困得打瞌睡了,赤司和黑子一人抱一个,把两个小崽放回卧室的床上,脱去衣服鞋子,黑子又拿湿毛巾给他们擦了脸和身体,才盖上被子和赤司退出卧室。

    黑子关上门,转过脸来就看到赤司站在一边笑着冲他摇手机。黑子凑过去看了一眼,原来是面包房店主给他们一家四口拍的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上,赤司面无表情地一边搂一个,黑子则微笑着站在他身边,两个孩子表情迥异,沙罗的眼睛亮晶晶的,显然对父亲满足自己要求这件事十分激动,而沙也加却噘着嘴,可怜巴巴地看着黑子,一双小手在胸前的领结上扭来扭去。

    黑子看着自己这对双胞胎儿子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赤司见状,故作严肃地责怪道:“你就笑吧,还有几天两个臭小子就六岁了,你还那么抱着他。”

    黑子理所当然地答道:“征君,你知道我没办法拒绝孩子们的要求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况且,”黑子抬起头看着赤司,“他本来就累了。”

    赤司看着黑子认真的蓝眼睛,最终伸手摘下眼镜,揉了揉眼周的穴位。“明天就我让他们俩加强锻炼。”

    “嗯,要打篮球吗?”黑子拿过自己和赤司的外套挂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赤司松了领结,从背后搂住了黑子。

    两人耳鬓厮磨时,黑子迷迷糊糊地听到赤司在亲吻的间隙说了句话……


    ——“每天围着篮球场跑二十圈。”



评论(3)
热度(81)

© 岩洞心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