瞎逼写。
炒冷饭。
恋爱脑。
傻白甜。

【赤黑】两小无猜(2)

ABO赤黑带孩子的故事  这里阿声  感谢喜欢(上一章的时间应为平安夜  造成不便抱歉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




(2)

    每一个孩子在圣诞节的时候都有权利收到圣诞老人送来的礼物。

    因此,深谙此道的沙也加小朋友就动用了他认识的权力最大的人——赤司,去贿赂一下那个笨拙的白胡子老爷爷。

    ——父亲帮我跟圣诞老人说说好话吧,我今年的圣诞节想要三个礼物!正好三个愿望,遥控飞机,电动牙刷还有……

    ——沙也加,我不得不提醒你,就算是圣诞老人也背不动那么多东西。

    ——那只好选遥控飞机和电动牙刷了……

    ——选一个。

    ——父亲……

    ——沙也加你想想看,圣诞老人只背一个袋子,礼物就那么多,给你两个,可能另一个小朋友的礼物就没了。

    ——唔……

    ——即使这样,你也觉得没关系吗?

    ——那个小朋友是沙罗吗?

    沙罗突然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认真地抬起了小脑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圣诞节早晨。

    沙也加一睁开眼睛就从那张粉红色的大床上弹起来,飞快地扑向床头装着礼物的圣诞袜。沙罗被他闹醒,坐起身揉了揉眼睛,又看了看一旁的沙也加,迷迷糊糊地钻回被窝,完全没注意房门口有个人影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黄濑把门掩好,蹑手蹑脚地回到客厅,接过黑子递过来的红茶坐下。“小家伙起得还真早,我这个圣诞叔叔的礼物还没放进去呢。”

    赤司放下报纸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面不改色地接道:“他见到自己的电动牙刷,估计马上就会去刷牙,你可以趁机溜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电动牙刷???哈哈,小赤司你们家也太逗了,哪有送小孩子这种圣诞礼物的啊?!哈哈哈,真是笑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沙也加自己想要,”赤司很欣慰,“可能他心里也清楚,如果问我要那些乱七八糟的玩具,我多半不会给他。”

    黄濑捂着肚子要笑到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黑子续好茶水,认真地说:“沙也加本来跟征君说,要一个美国产的遥控飞机还有一个电动牙刷,后来又歪着头想了想,说如果买了牙刷他应该就会老老实实刷牙。征君就给他买了。”

    黄濑的笑声停下来了,他抬起头看看黑子,又看看赤司,脸上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:“啊,他跟我不是这么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沙也加握着牙刷一蹦一跳地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早,母父早,黄濑叔叔早!”

    客厅里的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应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赤司最先回过头,他隔着镜片慢悠悠地看向黄濑。“你不要告诉我你给他买了一架玩具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黄濑君……”黑子揉了揉太阳穴。

    黄濑挠挠头,补充了几个字:

    “美国的。”

    在屋外的三个大人正感觉自己被小孩子耍了的时候,赤司家的大儿子沙罗正默默地起床。

    他换好新衣服,拉开粉红色的窗帘。窗外,几只胖乎乎的麻雀正在门口的圣诞树枝头跳来跳去,沙罗瞪着两只眼睛盯着它们看了半天,才笑容满面地回过身,把两个人的被子叠放整齐。一切收拾妥当后,沙罗走出卧室准备去洗漱,但在经过二楼走廊的时候,他隐隐约约地听到客厅里传来了父亲和人交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买都买了,最后一次啦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行呀,小黑子你也说句话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凉太,你不了解沙也加的情况。现在我来告诉你,你送给他这个飞机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首先,你给他买了这个飞机,他就会觉得,喔黄濑叔叔会给我买飞机但父亲不会给我买,你这是破坏他和我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其次,你买了这个飞机,哲也没有给他买,哲也心里就会觉得愧疚,然后又给他买一些别的东西来弥补,但实际上,他现在已经很宠沙也加了,我对此就会很不满,所以,你又破坏了我和哲也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最后,”赤司清了清嗓子,“沙也加有了什么东西一定会和沙罗说,而你又没有给沙罗买飞机,所以,你又破坏了他和沙罗的关系。你这是在破坏我们全家的关系,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黄濑:“……”

    黑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沙罗的脚步顿了一顿,他好像听到父亲叫了他的名字,又问了他什么。沙罗趴在走廊的扶手上,小声朝客厅答应了一句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赤司三人闻声都抬起头,看到沙罗静静地趴在扶手上往他们这里看,红色的头发软软地贴在额头上,两只圆圆的眼睛里满是乖巧和认真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沙罗,我早就把沙也加丢出去了……”赤司小声嘟囔了一句,又抬起头笑着说,“没事了,去洗漱吧。”

    黄濑微笑着看着沙罗离开的身影,目光一转,却看到了赤司家墙上装裱着的一些大大小小的水彩画。有斑驳陆离的夜景,也有透过云层的灼灼日光,有鱼缸里呆滞的金鱼,也有屋檐下灵动的燕子,还有几张,是赤司、黑子还有两个孩子的肖像画。

    “小赤司,以前来你们家的时候没注意,这些都是谁的画啊?看上去挺不错的啊,是请人专门画的吗?”黄濑站起身,走进赤司的一张单人画像,仔细端详起来,“虽然线条还有点生硬,不过很传神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很想见见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黄濑说完,又看了看黑子的画像。“这个人有点意思……”他笑着回头,却发现赤司和黑子都一脸奇怪地看着他,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你们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

    赤司站起身,走到自己的画像前,抬头看了看画中的自己,又看了看一旁的黑子。

    “这些画,”赤司淡淡地说,“都是沙也加画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二楼就传来一阵欢呼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牙刷真是太好用啦!震得我头都在动啦!沙罗你看!哎呀你看啊——”

    黄濑眨了眨眼睛,伸出一根手指,有些难以置信地指了指楼上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这个沙也加?”


    可能不是。赤司夫妇不约而同地想。

评论(3)
热度(34)

© 岩洞心声 | Powered by LOFTER